时不我待

无限梦

昨天看了一个视频,陈修泽唱着唱着就哽咽了。一句评论说:他哭起来的时候整个画面像电影

是去年,我因为做24小时心电图的检查,缺了补习班的课。跑到挺远的一个校区去补课。
我在肯德基吃完饭,忙手忙脚地上了一班公交车,还担忧着会不会迟到。
到了之后,我不认路,就去问。
冬天好冷哦。我就在听这首歌的时候走过去,七八点,我却感觉像半夜。身上挂着的那个仪器让我行动受限,羽绒服包着我,顺便遮住仪器,臃肿的像只企鹅嘞
公交车很挤,非常的。
我感到有点恐惧,有点孤独。不对,应该是非常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