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不我待

无限梦

我在隧道 看见后视镜中一团团灯的光 像蒲公英一样落下来 叠起来

我看见一棵独立的树

就好像
大家都往高处爬
但是我恐高

跟我关系很好的表姐高考文科省25 太厉害啦 真为她高兴
而我还是个连选什么科都没有决定的人

等不及想要快点去香港
夏天的香港 又见面了

我在腐烂 在被侵蚀 被虫蛀 被秃鹫叼走内脏

娄滋博是我心中青春期夏天的男孩的样子

我在柬埔寨和香港的时候,会有种特殊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三毛对于撒哈拉的那种被召唤感

追星挺幸福的
毕竟没有可能追到 就感觉一直是完美的
是够不着的星星
我好俗 我就是个俗人 我说很俗的话 做很俗的事情 终于如愿昭明自己是个俗人

昨天睡觉之前在日记上写了“我想好好活着”
今天也看见了太阳